© 阿泽★|Powered by LOFTER

NacciFuckoff:

(图片为所提供素材的访谈内容截图)

    《浅谈菲菲尔德的奉献与受难》

    我对菲菲尔德老师最本源的迷恋,不是基于他的外表,而是源于他的献祭与悲剧的气质。而这种气质并不是来源于单向的负能输出。恰恰相反,菲菲尔德老师可以说是人间天使了。

    他的共情能力一等一的强,任铁血硬汉被他那楚楚含情的眼睛注视着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脆弱和需要救赎(help),也发生过不少自闭症儿童被菲菲哄了哄就转好的情况。他无论对谁都饱含热情和诚意,设身处地代入任何一个弱势群体。他的爱仿佛是无量的,又无比纯洁和珍贵,然而这么强大的能量却承载在他那么瘦弱的身体和敏感柔软的心灵上。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又动人的悖论,而几乎与这相反,横贯在他生命中的另一个重要悖论是永恒的悲剧与背叛(他所演绎的作品里十有八九虐心虐肺),而什么会让犯罪、折磨与痛楚、战争与血腥、奉献后的背叛、无声的崩溃、歇斯底里的无望的系列因素能使人被彻底感动呢?什么会让脆弱渺小与英雄的勇敢结合起来呢?所有观点指向唯一的可能性:

    ——爱。

    菲菲尔德是一个爱火充沛的人,他总是能给别人带去温暖,这是人们一贯以来的想法。然而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在他给予的看似永恒的温柔下,是他敏感脆弱的心灵本身,即使总被那温暖的蓬勃的爱火掩盖,但拥有这一切的本质是——菲菲尔德更容易感到痛苦。(沉默时期相关访谈里,加菲的发言:我觉得自己仿佛被赐予了一种天赋……或是一种诅咒,我很容易感受到某种痛苦,生存的痛苦)。

    痛苦需要被大量的热爱、忠诚、深情来抹去,而加菲是那么的纤细敏感,稍有情愫就可让他双眸沾湿,甚至“像被春雨浇的湿漉漉的小狗”。他渴望着为数更大的爱,与他的痛苦能正相匹的爱,但这太难得到了——他甚至因这渴望而痛苦。

    “如果不可能的爱让我们产生渴望,那么只有化身为爱我们才会满足”(出自沉默访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神父所描绘的加菲尔德)。很明显,菲菲走上了这样的一条道路,他没有通过获得爱来付出爱,而是通过奉献自己化身为爱,奉献也因此成为他灵魂里无法最核心的最摇曳的一部分,与痛苦并行。在他的所有作品里,在他饱受痛苦时,他奉献自己,奉献自己那脆弱的、渴望被爱被关怀的部分,而只有在这彻底的病态的奉献里,他才能感到满足。

    这是菲菲尔德气质的根本来源,毫无攻击性,充满温柔与疲惫,是最为圣洁、最为美丽的造物。而丝毫不使人意外的是,即使在当下,他也饱受着无数攻击与诘难,与诱人禁果并行的是可怖阴郁的蛇怪,这也是无法改变的原则。即使菲菲尔德因此感受到痛苦,但他依旧要承担,并且选择了这饮鸩止渴的生活方式。

    而我所迷恋的,正是这悲剧性的被痛苦缠绕的奉献内核,是一种无所抵抗的荏弱,肢体零落的残忍,是啜泣的内心,悲伤的泪水,痛苦和对爱的病态渴望通过四肢百骸在他身上完美体现,这些特质都从他的外表一一显露:痛苦而泪水满溢的漂亮眼眸,引颈受戮般的细长脖颈,高挑、温暖却纤细柔韧的身体。My dear,我的爱,我的爱。他从不推拒痛苦和残忍——更确切的是,他乐衷于把自己的心头血染上刀锋之尖。

    于是一切顺理成章,在他的艺术作品里,他总被别有用心的利用,彻彻底底的背叛,他总是分文不值,失去自我,处境危险,剖腹刮肠的死去。他经历过被虚情假意的拥护称王、摘得桂冠,也适合一败涂地的惨败、漫天心血化作银河,他适合被不怀好意的猜测和嘲讽,也适合忠诚火热的歌颂。他是双腿赤裸跪地祈祷的最好献祭,是战火纷飞时一往无返的传道者,是水中的奥菲莉亚,当一切结束之时,他是鲜血流尽的夜莺。

    他看上去受不得半点加害,保护性的肌肤在刀尖降临时甚至无法提供一丝抵抗,但正因如此,他的勇敢如此可贵,正因如此,他的爱火是多么的温暖。

 

    —END—